tomleo

【TSN&BVS 莱花】Forever lost(三)

花朵入BVS世界
尽量不OOC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之前名字和一位写莱花的太太的文撞了,故改名

       爱德华多现在真的搞不清楚状况了。他已经在自己心中打好了无数腹稿,思考好了面试可能会问到的一百种问题,但他绝对没有预见这种神奇的情况。听新老板讲了一路的故事就可以成为新任财务主管,他之前怎么从没听说过LEXCORP招人这么随便的。他站在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大雨过后一滴滴雨珠顺着透亮的落地窗划过,留下条条清晰的痕迹。

       莱克斯毫无声息地走到爱德华多身后,低语说到:“希望你满意。”爱德华多吓了一跳,他还是无法适应新老板这一惊一乍的节奏。“事实上不能比这里更好了。”他调整语言,说道:“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话还没完,莱克斯就将一根手指放在了爱德华多的嘴唇上,爱德华多不由地噤声。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喜欢你,你就是我的财务主管。”莱克斯难得放慢了语速,“你的具体工作呆会我会让梅西来通知你的。”说完,莱克斯就离开了,宽松的西装带起沙沙的声音,留下爱德华多一个人在办公室中说不出话来。爱德华多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红,莱克斯顶着张酷似马克的脸,却讲着马克从来不会说的话。

        之后的几个月过得很是平常,爱德华多发现自己的工作真的无比轻松,除了分析检查公司财务收支和预算的执行情况,再提交财务报告给董事会,他能做的也只有喝果汁吃甜点了,因为莱克斯将公司每一笔开销每一项收支都铭记于心,甚至不需要他来干些什么。于是,继强迫症之后,爱德华多又给莱克斯贴了个标签——控制狂。还有一件让爱德华多逐渐放下冰冷戒备的,就是同事们原本看怂包的眼光逐渐带上了尊敬和倾佩,他越发觉得来大都会重新开始是个无比正确的选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莱克斯每日必送的樱桃糖,爱德华多觉得自己的牙都快被樱桃味的糖浆给腐蚀了。

        然而,生活总是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Lexcorp最近有大动作,计划重新开发在老卢瑟死后暂停的生物科技项目。爱德华多可就忙了,因为之前的项目经理因涉嫌挪用公款而畏罪潜逃,账务一片混乱 ,就需要爱德华多来收拾烂摊子。

        爱德华多捏了捏自己紧皱着的眉心,试图平息一下脑子里叫嚣的疼痛,无数的大额数据不停敲击折磨着他的紧绷的神经。上一次看这么多难以解决的财务报表还是在纽约永不停息的地铁之上。他挤在人流之中,一只手扶着把手一只手拿着FACEBOOK的介绍。他那时踌躇满志,天真地高估了自己,觉得自己能和马克共同干出一番事业,让父亲刮目相看。他甚至幻想过,父亲从不喜形于色,他可能只会微微兴叹一声,小声地说一句“干的漂亮,但不要骄傲。”他幻想过很多未来的可能,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但绝对没有如今这一项——被马克背叛,成为愚蠢最有力的代言人,拿着别人所说自己根本配不上的六亿美元。至于那点朦胧的爱情和些许的暧昧,也在无尽的质询和官司中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有争锋相对和占着血的匕首。爱人变仇人的套路千篇一律,却偏偏到了自己的身上,爱德华多自嘲地想着。

        爱德华多被自己手边材料掉在地上的声音吵醒,才发现自己刚才一个不留神睡着了。浓重的夜色揭示着时间已晚,大都会从来都不是座不夜城,马路上也没了白日的车马喧嚣。这种情况下带来的静谧,其实是有点奇怪的,听着桌上座钟指针的嘀嗒声,爱德华多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虚无,周身都是飘渺的黑雾,无尽的孤独感让他难以呼吸。他呐喊,想尖叫,想质问,想抱怨,却被自己长久以来塑造的完美面具束缚着,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微笑,眼中带泪的那种。

       “我可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爱德华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一直处于窒息状态,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如同濒死的鱼想寻找久违的甘霖。

       爱德华多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纸质报表(老卢瑟对电子信息的不信任)打算在今夜统计完。在最后核对收支的关头 爱德华多发现了一个漏洞。

        说是漏洞可能还不够准确,这批款项有着明确的记载,挂在一个普通的药物研发项目之下。但爱德华多重新查看这个项目的单独记载,却没有发现这笔巨额开支的痕迹。爱德华多查看了开支的证明人——莱克斯 卢瑟。

       这下就有趣了。谁都知道卢瑟父子不睦,老卢瑟在世时可以说是事事亲为,莱克斯也可以说得上憎恶他父亲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向来盈利不少的生物科技部门在莱克斯掌权之后被关闭的原因。如果不是董事会老头子们的围追堵截,莱克斯也绝不会重启生物科技。这下莱克斯私自搞生物试验,并挪用大笔资金,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爱德华多明白,大公司里的财务纠纷不少,刨根问底也不是自己一个财务主管需要做的。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将可疑之处上报董事会,他也照做了。

       但是,让爱德华多没想到的是,这个漏洞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很多。爱德华多在自己的公寓里研究料理,正在他纠结要放多少咖喱时,门铃响了。莱克斯站在门外,穿着一件猴子卫衣,“该死的他和马克更像了”爱德华多想着。他正准备开口询问,就被莱克斯打断了。

      “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又是一个奇怪的比喻。

【TSN&BVS 莱花】 Forever Lost(二)

花朵入BVS世界
尽量不OOC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发现之前的题目和一个写莱花的太太撞了,重新改一个

    莱克斯很喜欢下雨天。从他小时候起,雨声稀稀落落地砸在老宅花园树木上发出的声音就陪伴着他。他最喜欢在雨声中坐在火炉旁边,看着燃烧着的火焰时而爆出小小的火花,火花又在老宅潮湿的空气中逐渐褪去,最后一点也没留下。他还喜欢含着一颗樱桃糖,味觉的甜美总是能将身上淤青的隐隐刺痛掩盖。人的记忆总是对快乐的事格外优待,痛苦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灭殆尽,而莱克斯却恰恰相反。他记得的只有父亲落在他身上的鞭子,和难闻的伏特加味道。莱克斯是个红绿色盲,而他的眼睛里也一片灰暗。可能他的父亲也有温情的时候吧,只不过他记不清了,在毒打之后买来的五彩糖果,是他记得的唯一慰藉。
   
    于是,在行人纷纷避散躲雨的时候,他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踩过每块地砖上的每个水洼。
   
    突然,他脚下的板砖没有了雨水,没有了水洼,莱克斯觉得头皮发麻。他抬头一看,是家咖啡店的遮阳伞。他想让自己的注意力从刚才不完美的事情上挪开,于是他迈进了小店的门。
   
   
    莱克斯毫不掩饰地打量着眼前直盯盯看着自己的男人,这样的称呼不太准确,毕竟他看起来真年轻。高级套装包裹着的瘦削身体显得格外高挑 ,也显现得出对方优越的家境。而那双流得出蜜的棕色大眼睛却充满着不可置信,泛着水光。
   
    莱克斯来了兴趣,走上前去,伸出一只手:“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吗?斑比先生?”
   
    爱德华多听到这个称呼才缓过神来,他刚开始的确是被吓到了。马克,不现在应该称为扎克伯格先生,竟然出现在了离硅谷十万八千里的大都会,看起来还完全变了个样子。马克扎克伯格最出名的就是他那件万年不变的GAP卫衣,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位一样身着西装,即使是休闲款的也不可能。这位叫他什么?斑比先生?不是那带着甜蜜尾音的Wardo.他立即反应过来面前这位绝对不是才和自己打完一场艰苦官司的脸书CEO,良好的教养也终于上线。他调整好心情,握住了对方的手,“实在冒味,您和我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我是爱德华多 .萨维林,你可以叫我爱德华多。”
   
    莱克斯立马意识到了眼前这位美人的身份,一个小时后要来公司财务部面试的那位FACEBOOK创始人。说实话,刚开始他同意这位成为经济学中教科书级别反例的年轻人来公司面试,看上的是和大家族萨维林合作的机会。但之后,老萨维林大怒将幼子赶出家门的故事在上流圈里传得沸沸扬扬,莱克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特意在这个年轻人来面试之前出来买樱桃糖,好让梅西将他打发了。只不过,在看了真人之后,他改变主意了。“爱德华多,好名字,像童话里的,和你很配,让我想起了家里那些数不清的童话书,我能把它们都背下来,每个句子都值得细细推敲。对了,顺便一提,我是莱克斯.卢瑟”
   
   
   
    好极了,爱德华多心想。他现在正和自己的未来老板,挤在同一把伞之下。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绝对说的上滑稽,一个小个子固执地抬着雨伞,而爱德华多只有弯着腿低着头地迈着步子,大半边身子被雨淋湿,还得听旁边未来老板滔滔不绝地念叨,时不时应和几句以表敬意,谁能告诉他从来不在媒体上露面的隐形富豪会这么唠叨,还尤其喜欢引用绿野仙踪。上帝啊他怎么可能会记得‘美丽的鲜花处处开放,羽毛奇特的鸟儿在树丛里婉转鸣唱。’这样一挑一大把的景色描写。但也不算太糟,"至少旁边的长发卷毛还会给自己打伞。"爱德华多默默想着。虽然面上若无其事,但他现在有点焦躁,也许是因为这雨,也许是因为他们竟然在雨里闲庭漫步,更是因为和马克长相一模一样的新老板。他下意识地摸自己的家族戒指,却发现那里只留下一条白色的痕迹。
   
    “订婚戒指?结婚戒指?为什么不戴了?”莱克斯冷不防地来一句,他才讲完飞天恶魔的故事。
   
    爱德华多有些尴尬:“家族戒指。”
   
    莱克斯眼睛里闪过一丝精明。被家族抛弃的小王子,从小过着娇贵的生活,天真得将股份拱手让人。正好,容易控制,容易沦陷。
   
    “家族一直都是操蛋的。”莱克斯可不管措辞。“它唯一能给的就是钱与压力。前者对于你我都不是难事,后者不要也罢。我有跟你说过我父亲吗,在东德挥舞旗帜那个……”
   
    爱德华多低着头,听着莱克斯的没有尽头的故事觉得有些头疼,他将思维放空,想着为什么他们还没到莱克斯大厦。突然,他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莱克斯每走一步,必定跨过三块石砖,且每次落脚必是石砖正中心。
   
    强迫症患者,他想着。默默给心里的列表记上一个标签。毕竟,想要讨好一位老板,光靠嘴上功夫可是不行的。终于,莱克斯大厦到了。

    出了电梯,一位精瘦干练的女人迎面走来,莱克斯对梅西说:“萨维林先生是公司的财务主管了。”

【TSN&BVS 莱花】Forever Lost(一)

花朵入BVS世界
私设如山
尽量不OOC
不喜勿喷
发现之前的题目和一个写莱花的太太撞了,重新改一个

夜晚的大都会灯火辉煌,光明之子所在的城市,被誉为未来之城。莱克斯大厦是这个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通体明蓝,因为建筑材料轻盈,楼顶被风吹得有些轻微摇晃。

海湾对面的高谭在下雨,莱克斯想着。他望着那磅礴的雨幕,时伴着几道电闪,将他的钴蓝色眼镜点得通亮。忽地一道射灯劈开哥谭浓重的夜色,点亮了天际,一只蝙蝠,一旌战旗,近在咫尺的雷声就是那曲战歌。

"史上最伟大的角斗士之战",莱克斯不由地低吟出声,压抑的声线颤抖着,带出一个轻轻的尾音,如蛇语般沙哑。他的眼睛精亮,又似带着薄薄水光,红色的血丝与眼下的乌青见证着他的殚精竭虑。三年来的谋划垢陷,挑拨离间,就是为了今夜让神流血。神明一旦流血,他就失去了民众信任。神明一旦因私手染鲜血,他的真面目就会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伪神,杀人犯。这场角斗,无论输赢,超人都将沦落风尘,都会成为世人批评怒骂的对象。至于莱克斯,他会完成他最伟大的复仇。

莱克斯觉得有点眩晕,眼前一片昏暗,带着耳鸣。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双手,手指修长,指甲被修理得没有一丝多余,不知怎的这只手上却满是灰尘,使原本白皙红润的皮肤显得惨白异常。

“让你不吃晚饭,活该低血糖”温柔的声音投过重重的耳鸣,显得飘忽。莱克斯盯着那手笑了,眼中的阴霾也逐渐褪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匆忙地想握住那只手,那手却在眨眼之间消失了。

一阵风吹气了莱克斯的头发,他慢悠悠地转过身,神经质地念叨着“红披风来了,红披风来了。

”他笑了,看着漂浮在无月之夜中的超人笑了。

“路易斯在哪?”光明之子的脸隐于黑暗,就像个幽灵。

“这个问题不好”莱克斯笑得愈发开心了,风带起超人的红披风,也将他的卷发吹得凌乱。

“克拉克 肯特,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镇男孩会是我们的光明之神呢?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镇男孩,带着全氪星的希望降临来我们这宇宙一隅,我们地球何德何能能赢得神明的青睐!你从天而降,他们说你是希望。可是,又有谁看到希望背后血淋淋的绝望呢?”莱克斯握住了自己止不停颤抖的手,他又开始耳鸣了。“这底下的人都见证了那场战争,但他们都忘了伤疤。街道重建了,卫星重建了,大楼重建了,又有谁记得你是如何拔起一栋高楼,向敌人砸去的呢?对啊 ,就一栋楼而已,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最适合当武器了,不是吗?”莱克斯用疯狂的语速控诉着。

超人看起来欲言又止,他皱着眉头看着莱克斯,看着他神经质地手舞足蹈,“你疯了。”

“可能吧。”莱克斯在忍耐这愈发响亮的耳鸣。

他以路易斯的性命作为要挟,要超人以蝙蝠头来交换。就快完了,他想着。莱克斯再次看向海湾对面,哥谭的暴风雨蔓延到了大都会。

他想起了五年前大都会的那场大雨。

大都会天气一向很好,总是阳光普照。人们保持着规律的作息,早上到街边小店买杯咖啡,一天的好心情都靠它了。

爱德华多很喜欢这个城市,他喜欢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他走进街边一家咖啡店,烤面包和咖啡的香气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扑面而来。他点了份三明治,芝士加倍的那种,以及一杯带糖的牛奶。原谅他实在接受不了咖啡,无论是那苦涩的味道,还是它带来的被迫清醒,都不是爱德华多所喜欢的。

爱德华多是来大都会面试的。自从那场惊动全美的“天价离婚官司”之后,他几乎失去了所有。除了那六亿赔偿金和那点FACEBOOK升值潜力无线限的股份之外,华尔街没有任何公司愿意再招聘他了,即使他是哈佛优秀毕业生。他的父亲拒绝承认他,让他留下家族戒指走人,他也照做了。爱德华多觉得这阳光太过于刺眼,他转了个角度闭目养神,时间还早,离他面试的时间还有1个小时。

就在爱德华多沉浸在静谧的氛围中时,天边一声雷响打破了久违的安宁。

“该死的。”爱德华多觉得自己可以去买彩票了,毕竟无论是加州还是大都会,无论那里多么干燥多么少雨,只要他在,就一定有久违的大雨。爱德华多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背包里没有伞。这时,多亏爱德华多良好的家教,他才没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个带F的词语。

然而,惊喜或者惊吓从来不听从人的意愿就来到你身边,一阵熟悉的音色传来:

“有樱桃味的冰淇淋吗?”

ME 脑洞 想让花朵入BVS世界

构思一个脑洞很久了,大概就是花朵入BVS世界和莱总相爱。
花朵在于马总决裂之后,心灰意冷,来到大都会打算重新开始工作。与莱总相知相爱,相互治愈,莱总治愈花朵对FACEBOOK与爱情的心理阴影,花朵治愈莱总童年家暴以及性格偏执心理障碍。
然而,超人从天而降,在与佐德将军的大都会之战中击中莱克斯大厦,而花朵为救人而牺牲。莱克斯黑化,挑拨超蝙关系,引发超蝙大战,制造毁灭日,为了给花朵复仇。
当然了都入BVS世界了复活也不是什呢难事吧😂😂
我是绝对不会让ME BE的,毕竟幽灵船女孩已经够惨了。
最近真的超级闲,想开文

真汉堡侠哈哈哈哈哈哈

转守望好莱坞:
又一份本马达豪华套餐,本·阿弗莱克和马特·达蒙有望与福斯合作关于“麦当劳大富翁游戏诈骗案”的新片,计划由阿弗莱克导演,达蒙主演。故事改编自前几天外媒Dailybeast一篇大热报道,讲述真实罪案:一名前警察对麦当劳的大富翁游戏想出诈骗之法,在游戏块上做手脚,12年骗了2400万美元。
《死侍》编剧搭档Paul Wernick和Rhett Reese将为该片写剧本。阿弗莱克和达蒙都通过他们的珍珠街公司参与制片。

我还能怎么说😭😭😭😭有生之年!

求黑白组织

天哪 这对真的好萌 小黑选择了小白 又夸人家handsome and sexy 想开车

我现在还是很激动

期待得太久 本以为我会尖叫着晕在电影院里,最后也只是看着这群人全程带着母亲般的微笑[流泪][流泪][流泪]
我要为扎导打call一辈子,每一幕都和油画一样,以及Elfman的配乐,老版老爷和酥皮配乐一响起来整个人都炸了!
Do you bleed的前后呼应我也是一脸蒙蔽?!
什么叫我知道你把我救回来不是因为喜欢我?酥皮你都把老爷问蒙蔽了!!!!!!!!!
老爷别傲娇了多少版蝙蝠侠有谁笑得比你开心啊啊!!!!!!!特别想说又买银行又开概念车又有飞机还来一句I am rich~我竟然无言以对。
酥皮的霸气侧漏,什么 这个害虫竟然还在烦你们?!?!?!????
刚开始那段黑化真的苏,我脑子里面立即脑补领主和不义了,觉得月半亨超级适合黑化!!
你家本真的萌!!被捏脸那段胖乎乎的!!!然后又毒舌又傲娇被超人打还一脸委屈!!
全场女侠最帅!!你家女侠的长腿 腹肌 每一寸细胞都在叫嚣着力量!!!!!
海王这回真的不suck啦啦啦!!!吾王!!!觉得海下亚瑟兰蒂斯真的美炸了,还有吾后媚拉!!!明年海王简直不能再期待。
你闪真的真的真的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E妹的大大大眼睛!!!pulinpulin的买萌!~!~闪闪和酥皮的对斗让人耳目一新啊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种打开方式。
钢骨没有露出逗比气质有点可惜,但好歹也还有最后的booyah~~

从来没见过这么色的电影。

果真三代是最适合用来污的,白灰 不义什么的丝毫没有压力好么!!!!!!!!!
我真的 被这对狗男男 闪瞎了

默默来求文~

记得是sk已经成为了伴侣,但是因为一次登录任务,当地大使(貌似王子)就爱上了k,并强了k?然后。。貌似就是误会,整个企业号貌似都觉得K是渣,然后貌似因为原因误会解开,但k得了白血病???😲😲
求小天使解答~